腾邦国际深陷债务危机 原实控人挪用资金至少30亿元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02 10:38

  机票代理服务商腾邦国际(300178.SZ)的债务危机已经全面爆发。近期,这家公司陆续经历了银行账户冻结、票代业务停摆、多家关联公司悄悄脱离、代理商堵门要债,部分离职员工股权激励交款久未偿还等事件。

  此外,界面新闻记者独家了解到,自去年底以来,已有大量债权人向腾邦国际及其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原实控人钟百胜发起诉讼。腾邦国际、腾邦集团及钟百胜的大量资产、银行存款均已被冻结。

  自2011年上市以来,腾邦国际每年净利润过亿并且募资不断,是什么将这家公司推入无力偿还债务的窘境?

  8月16日上午,追讨欠款的中小票代坐满了腾邦国际的接待室。在得知公司“BSP票款触雷2.17亿元”的消息后,自8月12日上午开始,这些票代已经连续讨债4天。

  8月8日,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及部分子公司因发生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BSP票款欠款行为(合计约2.17亿元),根据相关规定,国际航协终止了与其5家子公司签署的客运销售代理协议,并取消其国际航协认可客运代理人资格。

  这一决定意味着,曾以机票代理业务发家的腾邦国际,从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代理分销机票的主营业务被完全“封杀”。

  界面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腾邦国际此番涉及到低级别票务代理商的欠款总规模为5000万元左右,共波及200多家中小票务代理商。腾邦国际仅在4天前拿出30万元左右,为几名金额较小的票代解决了欠款问题。“公司目前已经没有能力拿出更多资金”,这位知情人士称。

  目前,腾邦国际及子公司名下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告显示,腾邦国际及其子公司此次共计有45个账户,被冻结账户的余额共计约1797万元,其中有三个涉及借款合同纠纷。公告补充,暂不能确认其他账户被冻结的具体原因。

  事实上,眼前的窘迫只是腾邦国际债务“冰山”的一角,2018年年底开始,该公司资金链危机已集中爆发。

  界面新闻独家获悉,2018年年底至2019年4月,因与多家银行及金融公司存在债务违约,债权人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诉前保全腾邦国际及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腾邦集团)名下财产共计约5.12亿元。

  据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4月17日,法院已裁定查封、冻结腾邦国际名下财产173.32万元及多名高管持有上市公司股票共249万股;查封、冻结腾邦集团名下财产约1.77亿元及其持有上市公司股票495万股、持有腾邦资产12.7%的股权;查封、冻结腾邦物流、腾邦集团、腾邦资产、钟百胜名下银行存款共计1.60亿元。

  2019年5月,腾邦物流与深圳市万之里贸易有限公司存在金额约2400万元的借款纠纷,目前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腾邦国际董事长钟百胜及副董事长段乃琦名下均有多处房产被法院冻结。

  相关《民事裁定书》显示,深圳市联合信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提出诉前保全财产申请,法院裁定查封、冻结或划拨查封、冻结或划拨腾邦国际的财产至少121.27万元。(2019.7.3)

  深圳市中金前海腾邦壹号基金中心(有限合伙)提出诉前保全财产申请,法院裁定查封、冻结或划拨腾邦集团、钟百胜1.76亿元财产。(2019.4.17)

  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提出诉前保全财产申请,法院裁定查封、冻结或划拨腾邦物流、腾邦集团、腾邦资产、钟百胜共计1.60亿元。(2019.4.9)

  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提出诉前保全财产申请,法院裁定查封、冻结或划拨腾邦集团、腾邦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腾邦资产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钟百胜名下价值港币8865.73万元的财产。(2019.3.25)

  杭州巨鲸财富管理有限公司提出诉前保全财产申请,法院裁定查封、冻结或划拨腾邦集团名下价值1447.18万元的财产。(2019.3.12)

  深圳市伊登软件有限公司提出诉前保全财产申请,法院裁定查封、冻结或划拨被执行人腾邦国际的财产至少52.04万元。(2019.7.3)

  深圳国投中盛六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提出诉前保全财产申请,法院裁定查封、冻结或划拨腾邦集团名下价值3548.55万元的财产。(2018.9.11)

  上海泓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提出诉前保全财产申请,法院裁定查封、冻结或划拨腾邦集团名下1602.67万元的财产。(2018.11.8)

  上海平安阖鼎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提出诉前保全财产申请,法院裁定查封、冻结或划拨腾邦集团名下1939.78万元。(2018.12.18)

  相关《协助执行通知书》显示,法院裁定冻结腾邦集团持有的腾邦资产12.7%的股权(3年)。(2019.5.5)

  公开资料显示,腾邦国际成立于1998年,原名深圳市腾邦国际票务股份有限公司。滕邦国际从机票分销业务起家,通过航线运营切入旅游市场。目前,公司主要业务涵盖出境旅游、机票分销、旅游金融服务三大业务板块。

  截至5月16日,钟百胜和腾邦集团共计持有上市公司28.86%的股份,钟百胜为腾邦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任腾邦国际董事长。

  林皓是深圳市一家创投公司的负责人,2018年,林皓所在的创投公司向腾邦国际旗下小贷平台深圳市前海融易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融易行)提供了总额约为7000万元的借款,这笔借款由腾邦国际及钟百胜本人提供担保,本应于2018年9月份开始陆续还款。

  然而,因为“腾邦国际账上也没有钱了,还款一拖再拖”,2019年6月,林皓所在的创投公司将融易行、腾邦国际及钟百胜本人告上法庭。林皓称,钟百胜本人于6月多次与其见面,“劝我不要告,但我也没办法”。

  和林皓一样,数名离职员工也正式站在了腾邦国际的对立面。界面新闻获悉,多名曾参与腾邦国际股票激励计划的离职员工,已向深交所实名提起举报,要求上市公司退还离职员工股权激励款。

  资料显示,2015年1月,腾邦国际披露了第二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以14.06元/股的价格共授出966万股限制性股票,约占该计划公布时上市公司总股本数量的3.95%。该批股票在授予日起满12个月后分4期解锁,离职员工已获授但尚未解锁的限制性股票由公司以回购价格进行回购注销。

  然而,多名已于2018年年底前后离职的员工至今也未收到腾邦国际早该退回的股票激励款。

  今年1月9日,公司副董事长段乃琦曾发布相关说明称,2018年10月9日,腾邦国际第四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决定注销45名人员的全部或部分激励股权,返还上述人员的前期支付股权款。因公司资金调度安排,目前公司返还了名单中部分人员的股权款,仍有部分款项未能进行支付,未支付的款项共计约340.06万元。因该笔款项拖延时间较长,部分未得到支付的人员已向证监局反映此事,为了消除事件的后续影响,特申请资金部门分期逐笔按计划对相关款项进行支付。

  一名接近腾邦国际高层的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目前上市公司还欠付20余位已离职员工的股票激励款,金额共计近100万元,其中有多名员工已向深交所提起实名举报,但因目前上市公司资金十分紧张,只能“闹得最凶的员工先解决”。

  8月14日下午,界面新闻就上述说法致电腾邦国际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称董秘正在开会,随后会对采访提纲进行回复。同日下午,记者拨打腾邦国际董秘叶昌文手机,叶昌文挂断后回复短信称“目前不方便接听电话”。随后,记者将主要采访问题发送至其手机,截至发稿,并未收到任何回复。

  据界面新闻记者梳理发现,2019年上半年,有共计11家关联子(孙)公司与腾邦国际完成股权关系切割。但截至目前,上市公司仍未发布任何公告对上述事宜进行披露。

  天眼查数据显示,上述11家原关联子(孙)公司大多数在2019年5-7月之间脱离上市公司腾邦国际,或与腾邦系公司切割股权。此外,上述大多数公司的主营业务包含航空票务,且多家公司在经营区域内拥有较大的业务规模。

  腾邦国际4月25日披露的《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显示,2018年度,上述11家关联子(孙)公司均对腾邦国际形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期末往来资金余额超4617万元未偿还。

  这次“脱离潮”与腾邦国际的债务困局有何关系?非经营性占用是否已偿还给上市公司?选择在此时出售多家子公司,腾邦国际的财务压力是否已积重难返?

  据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关联子(孙)此次“脱离潮”另有隐情:公司5月份开始,为了筹钱付每周二次的BSP票款,陆续低价处置了11家子公司的股权“用五年前的PE收购价回购,这五年内净购置的固定资产己经超收购价格,因此,上市公司此举存在严重的财务违规。”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峰分析称,上市公司应依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标准披露公司的资产出售情况,若出售的“资产净额”占上市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合并财务会计报告期末净资产额的比例达到50%以上,且超过5000万元,上市公司仍未对股权变更进行披露,则涉嫌信披违规。

  财报数据显示,腾邦国际近年来一直处于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2013年至2018年,腾邦国际实现营收分别为3.27亿元、4.64亿元、9.28亿元、12.80亿元、35.29亿元、48.86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0.91亿元、1.24亿元、1.46亿元、1.78亿元、2.84亿元、1.68亿元。

  募资方面,腾邦国际2011年2月15日上市募资资金净额约5.98亿元,获得约2.52亿元超额募集资金;2015年和2016年,腾邦国际发布股票激励方案分别增资1723万元、1897万元;2016年7月,该公司定增募资7.98亿元。

  每年营收超几十亿,且每年都有过亿净利润入账,募资动作也从未停止,上市8年多的腾邦国际为何行至今日?

  多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近两年,钟百胜及其背后的腾邦集团直接挪用和侵占上市公司资金至少30亿元。

  知情人士称,据公司相关融资贷款信息资料显示,钟百胜控制上市公司以业务为由获得银行及非银机构的信用贷款后,通过子公司将资金转走并据为己有。

  “腾邦国际已经欠付员工工资超过三个月,相关社保也未缴纳。”上述知情人士称,就在今年上半年上市公司资金危机愈演愈烈之时,钟百胜仍未停止对于上市公司的资金挪用。据上市公司相关资金来往明细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腾邦国际被原控股股东腾邦集团挪用融资资金超2亿元;并为腾邦集团垫支利息超2500万元。

  腾邦国际《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显示,2018年,腾邦国际与关联子(孙)公司之间往来累计发生资金往来金额超过294亿元,往来余额则超过20.51亿元,是年初往来资金余额5.8亿元的3.45倍,关联子(孙)公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利息超过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290多亿元的资金往来中,超过九成均为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纳入腾邦国际的“其他应收账款”名目。

  “早年间腾邦国际高价收购地皮、投资保税区、大手笔并购公司,投入了巨额资金,钟百胜是业内出了名的为了募钱不计代价,为了填补资金漏洞,钟百胜曾发起过私募基金。从社会上募钱代价很大,但钟百胜并没有资金成本的意识。”林皓说,此外,腾邦集团对上市公司的资金挪用也是现在这种局面的原因之一。

  关于大股东是否存在挪用上市公司资金问题,界面新闻于8月15日致电钟百胜办公室,对方在接通后“喂”一声,随即挂断电话。记者将采访问题发送至钟百胜手机,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腾邦国际在5月16日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及实控人钟百胜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1.78亿股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史进行使,上市公司实控人变更为史进,控股股东变更为深圳市大晋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腾邦国际证券部人士曾接受媒体采访称,近一年来,腾邦集团的一些问题波及到上市公司,如今拟将上市公司业务和管理上都放权给史进。

  腾邦国际深陷债务危局,原实控人钟百胜和原控股股东腾邦集团选择在此时退出上市公司,就真能撇清责任吗?救世通天报中华鹰坛主论坛

本篇编辑:admin